我是你的薛哥哥.

没有固定区域,喜欢什么干什么,所以可能经常会活跃在各大版块里emmm男男之间很少有雷区……所以说我的脑洞真的比较大

DG啊,他真的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品牌了,是吧,能让我在不到一分钟之内讨厌的品牌,你看他的设计师多有先见之明,为什叫DG,因为他们是dog,因为他们早晚都得滚蛋(GD)!!
你懂筷子吗?小小的一双筷子,他分开是包容,夹起是力量你懂吗?他每天都要和唇齿相伴,但又保持距离,因为他有自己的傲骨,有自己的傲气,你懂吗?筷子为什么不叫两根叫一双,因为他们懂得合作而且默契无比你懂吗?我猜你们不懂。对,你们可以不懂筷子可以不了解他,可以不去用,但是!你们不能侮辱他,如果你这样做了,我们一定会挡在他的前面,不会让你动他一分一毫。会对你说“起开。”
他叫筷子,不叫木棍!!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不许你来侮辱!!

嘘——思追哥哥安静

我要不走一辆外链接写一辆仪追的小破车?
严重ooc警告

“景仪,怎么又写错了?”
“你怎么这么麻烦啊?”
“诶……”
景仪悄悄蒙上了思追的眼睛。
“我想要你”

新手上路,链接走评论。🌚

我现在突然感觉我的简笔画技术特别的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魏婴……魏婴……”

夷陵老祖魏无羡死了。人们都说,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

他不信。

“他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

一身白衣,登上夷陵,入乱葬岗,以一己之力翻遍了整座山。

没有。

他不在了。

他对他的说的最后一句话,只有一个字。

“滚!”

蓝忘机一阵心揪。

闭关三年,他几乎每一天都满怀希望,想着与他重逢的一天,想着他站在乱葬岗上叫他“蓝湛”,想着他从未抹灭过的笑颜,想着他从不肯好好走路的模样,想着他从不佩剑的桀然,想着他黑色的陈情和鲜红的穗子。每每一梦黄粱时见到他,他都能高兴半天。

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自己。

第一年,三十三道戒鞭痕斥得他整整半年没多走动,静心修炼恢复;

第二年,枪口结痂了,留下了狰狞的疤痕。还好,就像把他留在了身边;

第三年,把自己的房间打扰干净,想着他,要回来。

三年期满,他就斥避尘赶往夷陵。

魏婴,三年了,我想你。

苦等悲守,却是等来了生死离别。

他找不到他了。

“魏婴,你别死。”

“魏婴,你听得见吗?已经没事了。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我在。可是你呢?

魏婴,你回来。

【二】蓝忘机从夷陵的荒山上捡回了温苑。带回了蓝家。那一天,蓝启仁的脸色很难看,可是他终究也没有说什么。

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这三年,都已经罚的够多了。

温苑醒了。高烧过后,几乎什么也不记得了。

他想了想。

“从今往后,你就叫蓝愿,字思追,可

好?

日日思追不见君,愿君归。

从那以后,姑苏蓝氏,一袭白衣,逢乱必出,所过之处,必然问灵。

人们都说含光君品行优良,雅正端庄把个蓝氏家规,生生诠释了出来。

可他们不知道。

他不仅在“逢乱必出”,他还在等人。

等一个走的毫无音讯的人,等一个至死从未笑脸相迎的人,等一个不知何时归期的人。

等他,还能回来。

第一年,他难以相信事实,经常望着云深不知处的某一个地方发呆。

第二年,去彩衣镇买了天子笑,那是他自己唯一喝完的一坛。第二天,胸口多了一个和魏婴一模一样的温氏烙印。

第三年,又去了一趟夷陵。还是没有他。

第四年, 从山上抓了很多野兔,和他送的养在一起。

第五年,走遍了他走过的所有地方,夷陵,姑苏,云梦, 兰陵,乱葬岗, 穷奇道,屠戮玄武洞,莲花坞,金陵台, 彩衣镇。可是,没有他。

第六年,去莲花坞找了江澄要陈情,却看见他也是一脸颓废。他,原来也是不愿他死的。

第七年,兄长送给我一管白玉笛,我不要。不是他的。

第八年,在卧室暗格里藏了天子笑,如果他回来了,一定能找到。

第九年,学着他做他喜欢吃的辣菜,味道很浓, 被叔父发现了,受了罚。

第十年,夜夜弹一曲《忘羡》, 如果他在,就能听见,就能笑着对我说“二哥哥弹得真好听”。

第十一年,把他在姑苏住过的房子要了过来,天天打扫。

第十二年,水行渊又出现了,黄澄的枇杷依旧在卖,兄长在,江澄也在, 可是 他不在了。

第十三年,一曲问灵终。魏婴,你为什么不应我?

走你走过的路,喝你喝过的酒,见你见过的人,爱那个连你自己都放弃的你。假装你还在这世上,假装我还能等到你,假装有一-天我走在路上,你会突然出现,对我说一句,“好久不见”。

魏婴, 你知道吗?这些年效仿你修鬼道的人不少,可是他们都不是你。

世上只有一个夷陵老祖,只有一个魏无羡。

你走了,便没有人能替代得了你。

【三】第十四年,莫家庄一行,家中小辈前几日去其代蓝家除邪物,可是刚不久前,他收到了思追发的信号。

他们,遇上了麻烦。蓝忘机到的时候,忽而笛声起,往事入心。

是他的笛声。虽然尖锐刺耳,但他就是听得出。

吹笛的人一身黑衣,满身血污,脸上画着吊死鬼的妆。

面生。他心下疑虑。

到了大梵山,他纵笛控着温宁。那段旋律,正是《忘羡》。

他回来了。

回来了,真好。

可蓝忘机看得出,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江澄也不行。更何况自己。

他没有叫蓝忘机“蓝湛”,他叫“含光君”。

蓝忘机皱眉。

生疏。

接着蓝忘机发现,他怕狗。

而且这件事,江澄知道。

那天他回来的时候,腿上有恶诅痕。

江澄认出他了。蓝忘机想,没有必要再瞒着他了。

“你把金凌救下山,遇见了狗。”

“......”

“还遇见了江澄。

“……”

“……你认出我了?”

这句话,不是疑问,还是肯定。

“我以为我隐藏得很好的......”

听得出他言语中的无奈。

“蓝湛。”

“嗯。”

“其实你在大梵山就认出我了吧?”

“嗯。”

“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蓝忘机笑了,在心中。

他还是他,还是以前那个笑颜不减的魏婴。

“想知道?”

“嗯!”

“你自己告诉我的。”

他回来了,就在自己身边。

这辈子,自己要将他护好了。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归来。

B612拍出来的是人吗!!是仙女啊!!让我冷静一下这绝对不是我🌝

教育基地真是个培养感情的好地方♡(2)

第二天早上醒来景仪感觉浑身舒畅,“谁给我盖的被子?”“噢小傻子终于醒了,就剩你和金凌没醒了。”“唔……”他揉揉眼,果然看见他们在愉快的聊天,而思追已经推了金凌很久了。好不容易等金凌起床后,他们洗漱完毕,教官开始吹哨了“集合!!”

好多好多人齐刷刷的跑下楼,被教官领到了操场。“从今天开始后的一个星期,你们都要把这里当成你们的第二个大学。而在这里你们可以自由的上课,不仅仅局限于你们所选择的专业。不过你们不能就因为这样而逃课,每天晚上都要写一篇日记说今天干了什么。还有就是上下宿舍楼不能拥挤……”

好不容易等教官们安顿完了,怀桑的腰都要酸了。“嘶……”他伸了个懒腰,随后听见嘎嘣一声。“嗷嗷嗷……”景仪有些担心“怀桑怎么了??”“没事没事可能扭到腰了吧……”“我……我给你揉揉?”“……不不不不用了”景仪有那么点失落。“那……你一会要去哪里?”“看着办吧,可能去教室里画素描,也可能直接拿着夹板在外面画。”“唔……内个,薛洋和晓星辰是什么专业的啊?”“不知道哎,你去问问?”“……好”景仪稍稍叹了一口气,他哪知道怀桑的敏感处在腰上,让人一碰就会跳好高那种。他还以为是不愿意呢。走着走着看见了晓星尘,“诶,晓星尘同学!”“怎么了?”“你是什么专业的呀?”“我啊,我是经济学的。”嗯……看来不能一起走了。“那薛洋呢?”“他是体育学的。”“噢……好吧,谢谢啦”“不客气。”

看来没有人陪着啊,景仪一头扎进了他的物理楼。没想到在里面瞅见了金凌。“你来这里干什么?”“怎么我不能来呀,思追想让我陪他去看历史,我不想去就到这边来了,本来想着能不能遇见你,还真的遇到了。”“他找不着你不会担心吗?”“不会担心啊,我跟他说了……对了,聂怀桑让我给你带句话,说他找到一片特别安静的地方问你要不要去。”“当然要去啊。”金凌瞟了他一眼,“你看一下路线图,有一个标注后院的地方,他在那里。”“噢谢谢啦!”“……”

景仪离开后,思追从书堆里钻了出来,“他果然喜欢聂怀桑啊。”“阿凌我的直觉不会错的。”既然他们都喜欢对方就好办多了,正好合了他们二位助攻的心意。

景仪来到后院,看到聂怀桑正在向他招手,他跑了过去。“你要不要也试试画画?”“嗯……算了算了我画不好,挺安静的,我就坐在这就好了。”“你就试一下试一下嘛。”迫不得已蓝景仪只好坐下随便画了两笔。当一个小时后他看到自己的成果好像还不错。“这不是挺好看的嘛,原来理科生也可以把图画的这么好啊。”蓝景仪稍稍脸红,“那当然,学物理学免不了要画图的……”过了一会儿他们抬起头看看太阳,已经快中午了。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后,六个人便不约而同的回了宿舍。

“呼,好累啊。”薛洋刚回宿舍就瘫在了床上。“废话,和别人打了一上午的篮球能不累吗。”晓星尘进来了。接着进来的是我们的追凌。大概十分钟以后,怀桑和景仪进来了,“你们下午谁不出去?”“下午要下雨,出什么出。”“正合我意,睡一觉起来玩吧。”“教官说今天的日记可以给咱们免了”“耶!”“说起来这个宿舍楼好大啊,好像还有一个娱乐室来着。”“下午去那里看看吧。”聊着聊着大家都睡着了,一觉醒来下午2点,果不其然下雨了。

六个人一窝蜂的涌向了娱乐室,薛洋非常愉快的在室内打了篮球🌝,并且和金凌玩了半个下午电脑游戏。而思追、景仪和晓星尘同学一起在……嗯……做手工🌝。怀桑当然还是在画画,而且在给他们的手工制作品画画。

嗯,愉快的第一天。

道友们,说实话……

说实话我其实挺敬重温逐流的,他是我唯一一个敬重的反派。

魔道第一季完结,舍不得魏无羡,舍不得江澄,舍不得蓝忘机,也舍不得温逐流。

“宗主知遇之恩,不能不报。”
他本姓赵,只因为一个知遇之恩改姓温,跟在温晁后面,忠心耿耿的保护他。到后来明明自己都快死了还惦记着温晁。

他本也善良,只可惜,跟错了主。

这首歌太好听了吧!!吹爆!!

教育基地真是个培养感情的好地方♡(1)

作者的bb:主打桑仪,副本追凌、曦澄、忘羡、聂瑶、晓薛(不喜请别喷嘿嘿嘿)
文笔挺差的,剧情什么的可能不会梳理得太清,见谅啦
♢♢♢♢♢♢♢♢♢♢♢♢♢♢
“都大三的学生了,还去什么教育基地……”周六接到通知的景仪的内心是崩溃的。学校主任蓝涣刚刚广播说下周一要去教育基地,说是什么打好他们成人以后步入社会的基础。

“烦死啦!!”景仪刚进宿舍就大喊。一个文文弱弱的艺术生缩了一下脖子,“怎么了?”“不想去!”“其实……也还好吧……我觉得……那地方肯定很美……”“那地方再怎么美也不想去啊……聂怀桑,对于你这种艺术生去那里肯定很高兴,我一个理科生不想去”“那个……别生气了,既然要去就开开心心的嘛……”“好吧好吧,真是服了你了。”顺毛成功。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响起,“我回来啦。”景仪看了一眼,噢,他发小蓝思追。后面还跟了他恋人金凌。他不屑的吃狗粮,扭过头去。“景仪怎么不高兴了?”思追歪歪头 。“没什么,只是听说要去教育基地有点心烦而已。”“没关系啦,好好玩吧。”“你们怎么都这么说啊,就我一个这么心烦吗?”思追和金凌是文科生,自然也不是很讨厌那些地方。“行吧……不过要住宿的吧?怎么分?”“应该和现在差不多吧。”

“阿凌,收拾好了吗?”“马上马上!”“快点,车在外面等着了。”景仪站在门口,看着这对小情侣,听着他们的甜言蜜语。心道“他们都已经成为情侣了,然后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思。”边想边看着聂怀桑。“算了算了,迟早都会说的!”“景仪,走了。”“噢。”

刚下车他们就被惊呆了。这哪是教育基地,简直就是豪华版的大学好吗!“没想到这地方还不错……怀桑你在干嘛……”我们的怀桑同学已经在一旁开始拍照片。“准备素描啊,多好的风景。”景仪很头疼。
——————————————
开营仪式自然是要那些领导长篇大论。包括聂怀桑他哥聂明玦,也是学校主任  ,被派代表上去发言。等各方领导的长篇大论都结束了以后,差不多下午了。教官开始分配宿舍。很幸运的是他们四个还在一起,只不过多了两个薛洋和晓星尘同学。这才让景仪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狗粮。薛洋一天天的就会调 戏晓星尘,都最后还是被压到床上。也不知道别人都去哪里了,景仪越想越烦,最后安顿好自己的东西和床铺,直接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听着歌睡着了,连被子都没盖。

他在梦里好像看见一个人对他无奈笑笑,然后拔下他的耳机,给他盖好被子,上上铺去睡觉了。

注:景仪睡上铺,他占的是怀桑的床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