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薛哥哥.

没有固定区域,喜欢什么干什么,所以可能经常会活跃在各大版块里emmm男男之间很少有雷区……所以说我的脑洞真的比较大

B612拍出来的是人吗!!是仙女啊!!让我冷静一下这绝对不是我🌝

教育基地真是个培养感情的好地方♡(2)

第二天早上醒来景仪感觉浑身舒畅,“谁给我盖的被子?”“噢小傻子终于醒了,就剩你和金凌没醒了。”“唔……”他揉揉眼,果然看见他们在愉快的聊天,而思追已经推了金凌很久了。好不容易等金凌起床后,他们洗漱完毕,教官开始吹哨了“集合!!”

好多好多人齐刷刷的跑下楼,被教官领到了操场。“从今天开始后的一个星期,你们都要把这里当成你们的第二个大学。而在这里你们可以自由的上课,不仅仅局限于你们所选择的专业。不过你们不能就因为这样而逃课,每天晚上都要写一篇日记说今天干了什么。还有就是上下宿舍楼不能拥挤……”

好不容易等教官们安顿完了,怀桑的腰都要酸了。“嘶……”他伸了个懒腰,随后听见嘎嘣一声。“嗷嗷嗷……”景仪有些担心“怀桑怎么了??”“没事没事可能扭到腰了吧……”“我……我给你揉揉?”“……不不不不用了”景仪有那么点失落。“那……你一会要去哪里?”“看着办吧,可能去教室里画素描,也可能直接拿着夹板在外面画。”“唔……内个,薛洋和晓星辰是什么专业的啊?”“不知道哎,你去问问?”“……好”景仪稍稍叹了一口气,他哪知道怀桑的敏感处在腰上,让人一碰就会跳好高那种。他还以为是不愿意呢。走着走着看见了晓星尘,“诶,晓星尘同学!”“怎么了?”“你是什么专业的呀?”“我啊,我是经济学的。”嗯……看来不能一起走了。“那薛洋呢?”“他是体育学的。”“噢……好吧,谢谢啦”“不客气。”

看来没有人陪着啊,景仪一头扎进了他的物理楼。没想到在里面瞅见了金凌。“你来这里干什么?”“怎么我不能来呀,思追想让我陪他去看历史,我不想去就到这边来了,本来想着能不能遇见你,还真的遇到了。”“他找不着你不会担心吗?”“不会担心啊,我跟他说了……对了,聂怀桑让我给你带句话,说他找到一片特别安静的地方问你要不要去。”“当然要去啊。”金凌瞟了他一眼,“你看一下路线图,有一个标注后院的地方,他在那里。”“噢谢谢啦!”“……”

景仪离开后,思追从书堆里钻了出来,“他果然喜欢聂怀桑啊。”“阿凌我的直觉不会错的。”既然他们都喜欢对方就好办多了,正好合了他们二位助攻的心意。

景仪来到后院,看到聂怀桑正在向他招手,他跑了过去。“你要不要也试试画画?”“嗯……算了算了我画不好,挺安静的,我就坐在这就好了。”“你就试一下试一下嘛。”迫不得已蓝景仪只好坐下随便画了两笔。当一个小时后他看到自己的成果好像还不错。“这不是挺好看的嘛,原来理科生也可以把图画的这么好啊。”蓝景仪稍稍脸红,“那当然,学物理学免不了要画图的……”过了一会儿他们抬起头看看太阳,已经快中午了。从食堂吃完饭出来后,六个人便不约而同的回了宿舍。

“呼,好累啊。”薛洋刚回宿舍就瘫在了床上。“废话,和别人打了一上午的篮球能不累吗。”晓星尘进来了。接着进来的是我们的追凌。大概十分钟以后,怀桑和景仪进来了,“你们下午谁不出去?”“下午要下雨,出什么出。”“正合我意,睡一觉起来玩吧。”“教官说今天的日记可以给咱们免了”“耶!”“说起来这个宿舍楼好大啊,好像还有一个娱乐室来着。”“下午去那里看看吧。”聊着聊着大家都睡着了,一觉醒来下午2点,果不其然下雨了。

六个人一窝蜂的涌向了娱乐室,薛洋非常愉快的在室内打了篮球🌝,并且和金凌玩了半个下午电脑游戏。而思追、景仪和晓星尘同学一起在……嗯……做手工🌝。怀桑当然还是在画画,而且在给他们的手工制作品画画。

嗯,愉快的第一天。

道友们,说实话……

说实话我其实挺敬重温逐流的,他是我唯一一个敬重的反派。

魔道第一季完结,舍不得魏无羡,舍不得江澄,舍不得蓝忘机,也舍不得温逐流。

“宗主知遇之恩,不能不报。”
他本姓赵,只因为一个知遇之恩改姓温,跟在温晁后面,忠心耿耿的保护他。到后来明明自己都快死了还惦记着温晁。

他本也善良,只可惜,跟错了主。

这首歌太好听了吧!!吹爆!!

教育基地真是个培养感情的好地方♡(1)

作者的bb:主打桑仪,副本追凌、曦澄、忘羡、聂瑶、晓薛(不喜请别喷嘿嘿嘿)
文笔挺差的,剧情什么的可能不会梳理得太清,见谅啦
♢♢♢♢♢♢♢♢♢♢♢♢♢♢
“都大三的学生了,还去什么教育基地……”周六接到通知的景仪的内心是崩溃的。学校主任蓝涣刚刚广播说下周一要去教育基地,说是什么打好他们成人以后步入社会的基础。

“烦死啦!!”景仪刚进宿舍就大喊。一个文文弱弱的艺术生缩了一下脖子,“怎么了?”“不想去!”“其实……也还好吧……我觉得……那地方肯定很美……”“那地方再怎么美也不想去啊……聂怀桑,对于你这种艺术生去那里肯定很高兴,我一个理科生不想去”“那个……别生气了,既然要去就开开心心的嘛……”“好吧好吧,真是服了你了。”顺毛成功。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响起,“我回来啦。”景仪看了一眼,噢,他发小蓝思追。后面还跟了他恋人金凌。他不屑的吃狗粮,扭过头去。“景仪怎么不高兴了?”思追歪歪头 。“没什么,只是听说要去教育基地有点心烦而已。”“没关系啦,好好玩吧。”“你们怎么都这么说啊,就我一个这么心烦吗?”思追和金凌是文科生,自然也不是很讨厌那些地方。“行吧……不过要住宿的吧?怎么分?”“应该和现在差不多吧。”

“阿凌,收拾好了吗?”“马上马上!”“快点,车在外面等着了。”景仪站在门口,看着这对小情侣,听着他们的甜言蜜语。心道“他们都已经成为情侣了,然后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思。”边想边看着聂怀桑。“算了算了,迟早都会说的!”“景仪,走了。”“噢。”

刚下车他们就被惊呆了。这哪是教育基地,简直就是豪华版的大学好吗!“没想到这地方还不错……怀桑你在干嘛……”我们的怀桑同学已经在一旁开始拍照片。“准备素描啊,多好的风景。”景仪很头疼。
——————————————
开营仪式自然是要那些领导长篇大论。包括聂怀桑他哥聂明玦,也是学校主任  ,被派代表上去发言。等各方领导的长篇大论都结束了以后,差不多下午了。教官开始分配宿舍。很幸运的是他们四个还在一起,只不过多了两个薛洋和晓星尘同学。这才让景仪意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狗粮。薛洋一天天的就会调 戏晓星尘,都最后还是被压到床上。也不知道别人都去哪里了,景仪越想越烦,最后安顿好自己的东西和床铺,直接拿出手机插上耳机,听着歌睡着了,连被子都没盖。

他在梦里好像看见一个人对他无奈笑笑,然后拔下他的耳机,给他盖好被子,上上铺去睡觉了。

注:景仪睡上铺,他占的是怀桑的床铺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
7.9~10.6   共15周
魔道祖师第一季顺利完结
2019,我们江湖再见
「忘机13年都等了,我们一年算什么」

江澄听见陈情掉到了地上。

恍惚间看见那个人的对自己没心没肺笑了笑。

空气里弥漫的污浊的血腥气,怔了好一会才发现面前的人早就不在了,尸骨无存。

他突然想起来那人的那句话,“ 你都替我收尸多少回了。” 谁能料到最后竟是无尸可收。

江澄缓缓捡起地上掉落的陈情,用衣服拭净粘上的泥土, 陈情黑的发亮,鲜红的穗子垂下来,像极了那个人的衣服。

江澄在乱葬岗上转了几圈,一路无言。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高兴坏了,甚至有宗主拍拍他的肩,“江宗主啊,高兴也要有个度。 ”江澄没有搭理他,宗主也没有意识到不对, 自顾自高兴去了。

他把金凌抱了过来,他不相信金光瑶,他觉得只有把金凌带在自己身边才安心。 于是整天板着脸的江宗主为了一个小娃娃的吃食亲自下厨。

金凌长大了。他经常问舅舅他的字是谁取的,他觉得如兰这个字女里女气的。江澄总是不置可否, 也有不少人对江澄说,给金凌换个字吧,毕竟是魏无羡取的。可他却从来没有同意过。

后来金凌打架了,江澄气的要死,金凌却哇的一声哭了, “他们说我没爹也没娘。”江澄愣了一下,抬起的巴掌终究是没有打下去。他摸了摸金凌的头,什么也没说。

后来金凌看见江澄桌子,上的陈情,孩童天性使然,好奇的拿过来玩,却不小心弄断了一根穗子。那是金凌第一次看见江澄这么冰冷的神情,即使他上次把邻家小孩打的三天好不了也没见过舅舅这么可怕的表情。

那天江澄突然看见一个脸涂的像吊死鬼一样的人嬉皮笑脸的往蓝忘机身后躲,明明是完全陌生的脸, 却是那般熟悉的神色。他毫不犹豫的一鞭子抽了下去,他希望一鞭子抽下去,就能看见那个人回来。

可是他没有看见。

蓝忘机说要带走那个人,江澄没有阻止。

江澄看见那个断袖对着仙子吓的魂飞魄散,口里却一遍遍喊着蓝湛。

明明以前都是我帮你赶狗的。江澄握紧了拳头。

温宁告诉他, 他体内运转灵力的金丹,是魏无羡的,他刹那间明白了魏无羡为什么要修鬼道。

观音庙内,江澄看见魏无羡把蓝忘机压在身下,笑的甜甜的,一句接一句蓝二哥哥的叫。听的江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江澄还听说, 不夜天那次是蓝忘机送魏无羡回去的,挨了三十三道戒鞭。这十三年, 不止有他守着陈情,还有蓝忘机日复一日的问灵。

江澄突然就明白,为什么蓝忘机对他一直都有意见了。

其实他没有那么讨厌魏无羡,其实他很想让魏无羡回来, 其实那天他并不是执意要取回他父母的尸体,但是他说不出口。

江澄突然发现, 这个世界上有了第二个希望魏无羡回来的,有了另一个会对他好的,虽然魏无羡怎么样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

他突然就看见魏无羡靠在蓝忘机背上,脸上一幅欠揍的笑,一如二十年前的魏无羡, “江澄,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给金凌找个舅妈啦!”

江澄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回了句,“你个绝后的就给我闭嘴吧!”

时光荏苒。

蓝氏仍有双壁, 云梦再无双杰。

小时候总盼望着的长大,原来这般地快速和残酷,还没等我们反映过来,时间就已经悄悄地将过往带走——

我们都在被迫长大。

哭的最惨那天,你一定长大不少吧。

经历了一个人去面对偌大世界的敌意之后,才有可能站起来,假装天不怕地不怕地朝着这个世界宣战。

你也许也有迷茫,也有心酸,也有独自消化的悲伤和压在日记本底的秘密。

可是不必怕,因为这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啊。

如蚕破蛹,如凤凰浴火,成长常常伴随着眼泪和痛苦,抑或者说,是眼泪和痛苦造就了我们的成长。蝴蝶终究在破蛹之后长出翅膀,垂死的大鸟经历了炽热的火焰方能振作重生。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无法承受的事情,也可以痛痛快快地哭一场,让泪水将所有委屈和恐惧带走。

然后对自己说:没关系,没关系。

因为今后的人生里,这样糟糕的事,还有很多呢。

两情相悦♡「追凌」(下)

“思追?”金凌到了大梵山。今晚没有月亮,竹林里黑乎乎的一片。不会吧?蓝家人是绝不会失约的啊。“沙沙沙”金凌拔出岁华,“什么东西?”突然他的眼前便被蒙上了一块布,顿时黑乎乎的一片。周围倒是没有杀气。在得知自己安全后,他便放松了警惕,“谁?”他听见对方叹了口气“阿凌。”又是这个温柔的声音,但反而让他揪起了心。“蓝思追……?”“叫我蓝愿好不好?”“你……你先放开我……”一会他听见响声,似乎是……解抹额的声音。“我没有系死结,你自己解开吧。”他揪下布条,模模糊糊的看到蓝思追手里捧着抹额站在他面前。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思追披头散发的样子。虽说有一次夜猎抹额掉了,但当他回头时思追也差不多系好了。这样的思追居然比以前还好看。“阿凌,送你个礼物。”思追说着把抹额塞进他的手里,“我……我心悦你。”思追的脸上渐渐泛起粉红色,而面前的金凌早已脸红的不成样子。“蓝思……蓝愿……你……”“怎么了,阿凌……不喜欢我吗?那……你脸红什么?”思追歪头笑。“心悦你!心悦你还不成吗!”说着把铃铛砸在他的身上,“你要是愿意给,我可就不还了!当然……我也不能欠你的……也送你一个礼物,不许开我的玩笑!”过了半响他才添了一句“没有抹额你会不会受罚?”“担心我?”“谁担心你了!我只是……只是心里过意不去而已……”“没关系,抹额还有很多,”思追道,“不过,想送的,只有这一条,也只有这一人。”

两情相悦♡「追凌」(上)

最近金凌感觉有些奇怪,尤其是看到蓝思追每次夜猎时那身姿就会脸红心跳。对,就是这样,但他也控制不住自己。而且有时候和他呆久了,发现他长的也蛮好看的。睫毛长长的,眼睛大大的……思追的瞳色比蓝二公子的瞳色要深,每次眨眼都牵动着他的心跳。垂下来的刘海也颇有几分姿色。上次去夜猎的时候,思追的抹额被打掉了,居然就那样在金凌面前系好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金凌的心脏怦的跳了一下,后来和思追在一起都觉得不自然了。
这样的感觉一直都有。后来他给他的金小叔叔写了一封信(没有写是关于思追的),收到回信说:你丫,肯定是喜欢上那个人啦。
什么?!喜欢?!金凌暗暗想着不可能不可能,一边还在脸红心跳。这时一位下属来了:“金公子,姑苏蓝氏蓝思追求见。”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让他进来”金凌甩了甩头,前去迎接他。
“金公子。”温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思追先向他行了个礼,然后看着他。不知怎的,思追的看让他觉得很不自然。“不必不必,快进来吧。何事?”可对方迟迟没有回答。到了屋内,思追问:“金公子……我可以……叫你阿凌吗?”砰的一声,完了,心脏又开始跳了。金凌努力调整情绪,别过头去说:“……可以”“那太好了,阿凌,今晚含光君泽芜君和景仪都不在,有空和我一起去夜猎吗?”这倒正是金凌所期望听到的,便一口答应了。“那阿凌……我晚上来找你?”“好。”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他忽然收到一封信,是思追写给他的。“阿凌,今晚有事去不了兰陵了,大梵山见吧。”